手机客户端下载  西陆WAP
西陆网

青岛双星董事长汪海:双星的新三民主义政策

论坛出处:西陆中国军事 作者:冰斗灵龙 时间:2011-12-30 15:05:07

  乔旎:所以我们这么多年看到双星的发展,也证明了您这个观点是有用的。这是一个反证。

  保证产品质量就是行善积德

  汪海:对,刚才你不问我,是创造的奇迹吗。就包括我给你讲的ABW,还可以叫你年轻化。你知道我今年多大了?

  乔旎:60?50?

  汪海:50,60,我今年70周岁。所以说ABW的精神还可以叫你年轻,70岁的年龄,40岁的身体,30岁的思维。

  乔旎:我觉得您有20岁的梦想。

  汪海:20岁的心态。所以说就是ABW的作用,所以我们除了这个以外,我们还提出来实事求是。不管是马克思主义、毛泽东思想、邓小平理论,汇成四个字,实事求是。市场经济你所有的法律,都靠法律来解决不可能。

  你在市场当中,市场就是商战,商战就是战争。这种战争和硝烟的战场不一样。但是琳琅满目的竞争仍然是一场战争,在战场上不可能都是一个模式,要遇到好多不同的情况,要遇到好多问题。所以说我们必须要坚持实事求是。

  双星之所以能到今天,国有企业三千家都垮了,而且我第一代企业家,中国就剩我一个了。你今天是找企业家找对了。现在中国第一代企业家就我一个了。不但刚才说年轻,还上窜下跳,还在市场上跑。在中国的国有企业也只有我一个,70岁。

  这就说明了什么,实事求是我们双星才到今天,我们遇到了很多问题。我给你讲个故事,我说这个佛,我们就提出来,干好产品质量就是最大的行善积德。就这个美国电视台采访了我三个半小时。

  再有,我提出来用佛文化、道家文化和儒家文化,三大文化来搞企业管理的时候,我在新加坡演讲引起了整个世界华人,新加坡的早报头版头条报道,完了以后全世界的华人报纸都在转载。后来美国人给我在《时代周刊》评为了世界风云人物,现在我告诉你采访对了。中国就两个,邓小平和我。

  乔旎:您是第一批的企业家,到现在。

  汪海:对,只剩下我一个。我倒不是赞扬美国,美国的《时代周刊》评选的世界风云人物,除了中国的邓小平评了两次,就是我汪海评上一次。

  乔旎:因为我觉得这是从一个侧面反映,您的这一套理念是切实可行的。

  汪海:对。所以说双星能够存在而且能够发展,从我第一代企业家领着国有企业八千人,光退休的有四五千,现在我还领着这个企业,不但没有垮,还创造了很多奇迹。我做轮胎不到十年,才九年,我就把彩色轮胎搞出来了。

  我做机械也六七年,五六年,我搞出来我们V法造型线。现在我还正在继续,告诉我们用的橡胶用的那个四模硫化机,现在所有的硫化轮胎的,土话叫蒸轮胎的这个设备,得把它蒸熟了,蒸馒头,蒸熟它,全世界都是一模或者两模,我们一下子搞出来四模硫化机,这是全世界没有的,这都是ABW起的作用,这都是我们民族精神,民族品牌,民族企业家在这发挥得作用。那什么作用,就是用了我们民族的文化,来不断的引导教育。所以说双星发展了。

  双星未来要走民族的路

  乔旎:所以刚才跟汪总也是谈了很多您的这种理念。那我们就回到这种实战和战争中来,我们知道现在感觉南方很多企业都做的有一些风声水起,那作为一个老的运动品牌的经营者,你如何看待目前运动品牌的发展?双星在这方面有没有一些新的规划?

  汪海:作为运动品牌来讲,已经改革开放三十多年了。而且这种运动品牌的发展已经也接近三十年了。现在的话应该说我做的时候,他们还不会做鞋。

  因为什么,因为我是九十年代初我就到南方,现在知名的那些品牌,都是我在那给他加工,我把我的这套东西传输过去,因为他是轻装上阵,一点负担也没有,环境条件都比我好,我是地处青岛,又是国有企业,所以他们进入市场的时候很快,这可以理解,我也感到高兴,也是我们民族品牌,这个不要说不是,可不能那么讲。

  但是我觉得中国带动了整个世界的运动品牌,因为中国人体积大,13亿。而且中国人封闭了几十年,一下子开放,中国人这种现在奔驰公司的老总十年前就告诉我,中国人如果不买奔驰车的话,奔驰公司早关门了,这是他的原话。

  假如说运动品牌,我们中国人不创造,我们中国人不穿,不会出名。包括美国那个勾子,包括德国那三道杠,那都是中国人把它穿起来,中国人把它炒起来的。而且,我到德国去,德国人讲什么,我说你怎么不穿美国的勾子呢?他说我是德国人,我为什么要穿他的勾子呢?我们德国的我为什么不穿呢?我到韩国去,韩国的小学一直到大学,他国家就规定你必须穿自己国内的民族品牌。日本一直到高中。这就是说市场经济政治和经济是不能分开的。

  所以我跟你讲的话就要讲一讲,当时美国《华尔街日报》记者采访我,当时规定采访一个半小时,结果采访了4个小时还没采访完,还要谈,我说我是这个鞋匠,你要问我就要问我鞋的事儿,除了鞋的事儿,我也不会,我也不能答你。结果他从开始问到最后,鞋的事儿一点都没问。我就不说内容了。

  最后的时候,我说你不能走,我送你一双鞋,你必须穿我的鞋。你穿上我的双星鞋要比你那个勾子差一点的话,你给我撂下,假如穿着质量不好的话,你给我反馈信息,我说咱俩拉拉勾。就一个要求,我说你把咱俩的对话,在你《华尔街日报》全文刊登,他最后给我回答,那是不可能的,那是不可能的。

更多关于 汪海,青岛双星 的热帖
·青岛双星董事长汪海:双星的新三民主义政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