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客户端下载  西陆WAP
西陆网

庞天舒:刘白羽部长让我成为了一名军旅作家

论坛出处:西陆中国军事 作者:冰斗灵龙 时间:2011-12-22 11:47:48

  导语:发表第一篇小说时,我15岁,是沈阳军区歌舞团的一名舞蹈学员。当时军区文化部的张云晓部长说,培养一批舞蹈演员不算太难,而从舞蹈演员中脱颖而出一名作家可不是件容易事。于是,组织上送我去中学听课,我也就中断了舞蹈训练。两年后,张部长调离,又正赶上军区文艺团体调整人员,那会儿,我还没提干,新继任的领导突然发现,歌舞团还有个小学员正在中学里“不务正业”。有天,妈妈下班回来(妈妈是军区歌舞团的舞蹈编导)语气沉重地对我说:团领导已做出决定,想当兵就必须退学,不退学就不能当兵。

  这两年,我已在报刊上接二连三地发表了许多小说、散文,已视文学为此生所要从事的职业,我给自己定的学习表是:两年时间读完中学课程,再去大学中文系进修。因为当兵时,我才12岁,小学五年级都没念完,写小说时,手边放一本字典,可以说是边查字典边写作。听了妈妈的一番话,我的心也很沉重,一个17岁的少年第一次对前途感到了茫然。我从小生长在军营,在我眼里,最美的衣装就是军装,从穿上军装那天起,就没想到要脱下来,而且我作品描写的也是军营火热的生活,我突然觉得我不能离开军队,我对妈妈说:我不走!我要当一名军事文学作家!

  妈妈本能地感觉到只有总政文化部的刘白羽部长能帮我实现愿望,那天,在总政刘部长的办公室,妈妈开门见山地说:“您是我们的部长,是作家,但我还知道您毕业于高等学府,我以为对天舒的培养,应该是学习、生活、写作,三者缺一不可。”刘部长很赞同我妈妈的观点,诗人气质的他,当下提笔给李德生司令员和廖汉生政委写信,记得写了几点,第一,庞天舒具有文学天赋。第二,她是军队培养的。第三,部队需要自己的军旅作家。他希望李司令和廖政委能保留住人才。那封信他洋洋洒洒写了一大篇。接着,李司令和廖政委的批示很快下来:1、去辽宁大学进修。2、结业后提干。3、进军区创作室。尽管,当时的政治部没能立即并全部执行这纸批示,但还是允许我去辽大进修了,直到两年后,新来的政治部张仲先主任看到李、廖的批示及白羽部长的信,并且认真听取了军区文化部朱亚南部长的汇报,认为庞天舒确如刘部长信中所说,是个人才,我才得以提干,进了军区创作室。

  这时已是1984年6月了。不久,老山战斗打响,军队作家跃跃欲试,纷纷想上战场,我也给总政文化部张澄寰处长打电话,表示了自己上火线的强烈愿望。因为我的妈妈就曾是朝鲜战场上一名文艺兵,我从小就听她讲述当年在战火中闯荡的故事。作家采访团很快就组建了,我一听组团的消息,就迫不及待地来到北京,谁料,张处长一见我就说:“你怎么来了?名单里没有你呀。”我愣了,怎会没有呢?不是自愿报名吗?张处长又说:“本来是有的,但白羽部长把你的名字划掉了,他说你才15岁,一个15岁的小娃娃上什么前线。”我急了,跟张处长喊起来:“我怎么才15岁呢?我都快19岁了!刘部长对我还是当年的印象,我早都长大了!你跟他说我长大了!”张处长笑着让我别急,说:“我给你出个主意,你就给他写封信吧,把你要说的话都写上去!

  ”我疑惑:“这管用吗?”张处长回答:“只要你的信能打动他就管用!”我立刻向张处长讨了纸和笔,伏案就写,现在,还记得其中的两段话:“连树木都又刻了四个年轮,为什么在部长的记忆里,我永远15岁?!”“我虽然年轻,却早已不年幼,我身上的每一根粗长和微细的血管里都沸腾着青年人的血液、成年人的血液。”如此激昂地写了一通,反复强调我已经长大了。信交给张处长后,我就在妈妈那里等消息,那会儿,妈妈正参加编导大型音乐舞蹈史诗《中国革命之歌》,住总政西直门招待所,听说我要上前线,关牧村就吓唬我:炮弹可不长眼睛,一股烟,你这两条小胳膊就没了。

更多关于 军旅作家 的热帖
·庞天舒:刘白羽部长让我成为了一名军旅作家